厦门聚点天下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- 聚项海外 Progettto Cina Italia -  Xia Men Ju Dian Tian Xia Culture Communication Co., Ltd 

  • Facebook Social Icon
  • Twitter Social Icon
  • Google+ Social Icon
  • YouTube Social  Icon
  • Pinterest Social Icon
  • Instagram Social Icon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佛罗伦萨是文艺复兴的摇篮,而有这么一个家族,六百年来一直陪伴着这座文化古城,见证了它的起起伏伏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我们团队采访到了Bellini博物馆的当家人—-Luigi Bellini。说是私人博物馆,其实就是人自己家,所以真的是万分荣幸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贝里尼博物馆坐落于阿诺河畔,卡拉亚石桥边,建筑物的立面由十九世纪著名的建筑师 Adolfo Copped设计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翡冷翠的湿冷冬天,人即使缩在书房内,也不愿随意去搅动空气中凝结的寒意。可突然Luigi Bellini馆长吊高了嗓子,和我强调着:“钱不会生出文化,钱只会再生出钱。在时间面前,一个有钱人若只有钱,他并不会变得不朽,因他死后,留下的钱并不会产生出记忆。而一个重视文化的人,比如我们这样的私人收藏家,通过购买艺术品,将其妥善保管,我们便能与之一起不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假如我有一副毕加索的画,我可以将它赠送给博物馆,作为回报,博物馆会在画的下面款上一行 ‘由Bellini赠送的毕加索作品’,那么我也就随之永生不死了。要不然,若我只是用货币的方式保留财富,那我死之后,各种亲戚往银行一冲,把钱一分,我就啥都不是了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其实Luigi老爷子说的理东西方通用,咱老祖宗不也手痒,喜欢在心爱的字画上留个印,搭个历史的顺风车,与杰作一同流芳百世么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只不过具体到咱们这几代中国人,有钱也不过只是改革开放后的事: 情况稍好的富人,尚在忧心企业的传承,害怕财富的缩水; 而情况糟糕的,可能风光个几年,一代都富不过,就泯然众人了吧。如何不朽?让中国的艺术家去思考吧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如果你也跟我想的一样,那你就小瞧Luigi Bellini了,他可是深圳政府文化产业的特别顾问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Bellini家族发家于1450年的威尼斯,从那时算起,六百余年共二十一代人,每代人都坚持着收藏家这一职业,若仅凭对艺术的情怀,那是万万撑不下去的,门票也就只够付水电。因此他们必定是做对了什么事,经济上有利润,政治上又玩的转,才能从“明朝初年混到本朝”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“我写过一本关于文化经济学的书……”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心想: 一份事业能做到什么高度,其实取决于此人对手头玩意儿的认知,到达了什么程度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我写过一本关于文化经济学的书,艺术品不可复制,也无法量产,但博物馆并不因此要弄成一个貔貅,该舍的还是得舍。这其中无穷奥秘,一言以蔽之 :藏品们只有流转起来,才能形成一个真实的产业,而动起来的方式无非就是买、卖、借和换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借,我可以把艺术品借给银行,借给他人作展用,从而我获得一份租用费。策展的人也是有利可图的,譬如我建议深圳政府,让他们通过作展的方式来吸引更多的人流,从而拉动周边经济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买卖自然就很好理解,但这需要以大量知识储备为基础。在我们这个行业,知识的溢价是很高的,稍好的藏品我们自己会先持着,先交易些相对低等级的藏品,一点点得提升藏品的质量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但艺术品并不是你想要,你有钱,你就能拥有,所以有时候必须通过以物易物的方式。比如我想要一副毕加索的画,对方不肯卖给我,但我有两幅鲁本斯的画,我就可以用其中一副进行交换,当然中间还有些差价的细节问题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这跟NBA球员交换一个道理。2004年,湖人送出沙奎尔-奥尼尔,得到 卡隆-巴特勒 、布莱恩-格兰特、拉马尔- 奥多姆 和2006年的首轮选秀权,2007年的次轮选秀权。光给钱不稀罕,得再给点别的甜头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所有的大收藏家族,我们Bellini家族,瑞士的Borghetto家族,都是如此提升藏品总量的价值。你刚才私下和我提到的观复博物馆,我想他们也一定是如此做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  “重要的是藏品本身,而不是价格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大英博物馆的馆长Neil MacGregor 在他主编的 <A History of the World in 100 Objects>的序言中说过,每一个藏品都是有生命的,而且寿命往往还比单个人类的要长,并流转于不同时空的人世间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但我觉得,它们更是脆弱的:西汉末年,孝元皇后磕掉传国玉玺的角角是小;甄嬛传里,某个妃子因久久不被临幸,郁闷得碎掉一个珐琅彩是大;三国赤壁,孙权为表决心,砍掉个案角是小;秦失其鹿,西楚霸王一把火,没了阿房宫是大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一个物体能穿越时空让当代人瞅见,得有多难,而我们能瞅见,得有多幸运。Bellini博物馆自然也是如此,除了二十多代人孜孜不倦得经营外,那一点点小幸运也是需要的。

上世纪三十年代的意大利,社会中弥漫着法西斯那看似高昂实则令人窒息的气氛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“没错,二战爆发前,我们全家就躲去海外避难了,因为我爸是个让政府头疼的异见分子。而当时主动留守在佛罗伦萨老宅子里,只有我爸的门卫Perteo,就他一个人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而1945年,当我爸回到佛罗伦萨的时候,发现整个宅子都被砖块封的严严实实,如同一栋废弃的危楼。终于发现有一个很小的后门没有被封住,于是,我爸凌乱得敲了一阵子门,许久才听到一个颤颤巍巍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  ‘是谁?’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‘是我啊,Mario !’

             ‘小少爷,是你?’

             门瞬间被打开后,我爸就看到了手持来复枪的Perteo。”

 

             “简直像是一个电影桥段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是的,简直不能想像Perteo那些年是怎么度过的,如果没有他,也就没有今天的Bellini博物馆,我甚至觉得他比我爸爸更加爱艺术。”

    时间跳至1966年11月,那一场让所有佛罗伦萨人谈虎色变的大洪水。 佛罗伦萨整座城市就是一露天博物馆,所以这场洪水也注定被写入艺术史。为了抢救被脏水

浸泡的艺术品,全世界热爱艺术的年轻人蜂拥而至,由此留下了一个历史名词 泥淖天使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等等等等等等,这不是挺及时的吗,可怎么题目却是意大利式拖延症拯救了Bellini呢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让我们听一下Luigi老爷子怎么说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1966年整个夏天,我们家一直在抱怨,抱怨市政府在我们家门口修路,豁开了巨长一道口子,却迟迟不完工,极不方便又丑的要命。我们为此去提了好多次意见,有关部门的答复却一直是‘再等等,再等等’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谁知道,这一等等来一场百年难遇的大洪水,原来修路豁开的口子正好给我们分洪了。相较于别的博物馆,Bellini的损失简直是微乎其微,让人哭笑不得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躲过天灾与人祸需要运气,而继承这件事本身也需要一份幸运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年轻人,特别是战后一代年轻人,情感上跟流行文化亲,而对那些个老古董们无感。虽然小时,Luigi并未落下鉴定的基本功,在爷爷的苛刻标准下,Luigi甚至能在几米开外,凭感觉识别出藏品真伪,然而啊然而,当时得他却只想成为一个歌手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于是他成为了一个唱片歌手. . . . . .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可是一个午后,Mario Bellini一脸愁云惨淡得,走到他儿子Luigi 跟前,一边故意展示着这一脸愁云惨淡,一边无奈得说道: “Luigi,我的儿,我有话和你说。你看你也老大不小了,爸爸也不想干涉你的人生,但是爹就你一个孩子,如果你不愿意接手这博物馆也不打紧,我把它关了就是了,真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真的,听完老爸这番话,虽然纠结了好一阵子,Luigi最后还是认了作为Bellini家孩子的命。现如今,Luigi老爷子还是会时不时得弹弹吉他,但是以歌手为职业的他,早在几十年前的那个午后,被他老爹的一席话给说死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好奇,问为什么不能同时兼顾两件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老爷子笑道  :“若要把一件事当作事业,那一辈子其实只够干一件事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当然继承的问题不只是发生在Luigi身上,还将发生在他两个女儿身上。没错,女儿,大女儿学的是时装设计,小女儿跟在老爷子边上学习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两个女儿之后怎么办?”这个问题其实问有点失礼,但我还是忍不住得脱口而出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办? 肯定不是叫Bellini了,但真的到时候怎么样,我不知道,让时间说话吧。”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于是乎,我知趣的闭了嘴。

Luigi和女儿Sveva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时间这东西,看不见又摸不着,但它却有逆鳞,顺着摸,它对你温顺卖萌,逆着摸,扎手不说,还容易将其惹怒,将你拖入历史的长河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你可能会觉得不可思议,二十几代人,我是第一个向公众开放Bellini博物馆的当家人。

而我爸只让他觉得够格的人进来参观,为此还闹过一个笑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有一年,荷兰亲王驾临佛罗伦萨,给我爸写了封信,说届时要来造访咱家的博物馆。我爸内心是欢喜的,所以那天整日都杵在大门口候着,但左等也不来么,右等也不到,不耐烦间还顺便赶走了一个衣着随便的观光客。 傍晚,正当他郁闷被亲王放了鸽子,有人给他捎来了一束花和一封信,他展信一看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‘您好,Bellini先生,今天我只参观到了大门,希望明天可以让我进博物馆里头参观’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老头子看了信,一身子尴尬,立马去酒店寻亲王了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而我心想:   . . . . . .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我跟我爸爸的观点不一样,把藏品锁在家里,它们的价值就无法被增加。我认为,一个艺术品之所以有价值,是因为能共享给更多的人欣赏。举个例子,一副达芬奇的作品,有三百万人观看,而另一副米开朗基罗的作品有五百万人观看,那么,我认为米开朗基罗的这幅作品就是更有价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所以,要让我的收藏更有价值,就得主动向公众开放,让更多的人能够欣赏到这些杰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其实就是“点击率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您和您父亲,还有哪些不同?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很多,他们那个年代喜欢把同种类的东西都堆在一起。而我更喜欢还原一个整体气氛,譬如有一次我做Donatello的雕像展,除了陈列雕像外,我还研究了解到,Donatello创作这个作品的那一年,多雾,所以那个展馆里,我就特意制造出了雾的效果,然后再配搭上当时人们常听的曲子和常用香水的味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展览方式的不同,在收藏的趣味上是否也有不同呢?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当然的,我们每一个Bellini都有自己的兴趣点,每一个Bellini都在他活着的这一段不短不长的年月里,完善自己的偏爱收藏。我喜欢雕像,我甚至有一组自己创作的雕像,有几个在这的大门口摆着,剩下的几个在美国的古根汉姆里待着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除此之外,我还喜欢Modigliani,我生平办的第一个展,就是这些个现代艺术家。但我爸爸,似乎对此不是很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二战后既是冷战,世界的重心也从老欧洲转移到了美国和苏联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1968年,是比较神奇的一年,我先后被波斯巴列维国王,苏联总书记,还有美国总统邀请访问。”老爷子说这话的时候故作闲云野鹤状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那哪一个更让您记忆犹新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说吧,福特总统那次邀请我去美国,对我以后的发展帮助最大,包括之后有机会去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展出。只不过,访问白宫,我唯一记住的,是从白宫办公室到马路对面的待客楼,有一个秘密地下道,不用走马路。”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而我心想: . . . . . .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相比之下,去苏联的故事更像是个传奇。那天我突然接到一通电话,说苏联高层要向我咨询文化上的问题。我说,容我三思。可对方超现实主义的说了句‘飞机已在佛罗伦萨机场了。’于是我稍作打点,就奔机场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您胆子真大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有什么好怕的,文化是超越政治的么,”虽然这一点我并不敢苟同,但老爷子说的也没错,我继续听他说,“正好拿波斯举例子,波斯人不是阿拉伯人,他们原就是地中海人,斯巴达三百勇士不就是斗的波斯人么。所以到了伊朗,在文化上,我能感觉到一种奇妙的亲切感,大量的艺术品是如此的似曾相识。当然巴列维国王也很好客,在一张700平方米的毯子上宴请了我们,那摊子,真是巨大,我感觉都可以坐上几千人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真羡慕您,有这样的经历。我能顺带问一下,对您影响最深的一本书是什么吗? ”一个人喜欢什么书,他基本上就是什么人吧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。。大概是十九世纪的作家Emilio Salgari 的<Sandokan>。这个答案让我自己都觉得好笑,我以为我会说什么高大上的哲学书,但是真的只是这本关于印度的探险故事,更有趣的是,Salgari一辈子都没有去过印度,纯靠翻相关资料写作。多年后,我有机会去印度,发现印度跟他描写的几乎一模一样,真是太神了。嗯。。。我还是不知道为什么会说这本书,大概只是因为觉得有趣吧,读了不下十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二十世纪后半叶去到的印度和十九世纪一模一样, 老爷子确定不是在黑阿三吧。不过隐约间,也让我明白了为什么老爷子停不下来得往意大利国门外跑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那么中国呢?

        “中国人真的不用太在乎一些西方人的批评,十几亿人口的一个国家,不是那么好管理的。而且,我非常看好中国的当代艺术,因为这些个年,我接触了很多中国的年轻艺术家,他们都很有活力,而欧洲,死气沉沉,只是为了市场而生产作品,而不少中国艺术家真的是打心眼里想去塑造伟大的,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说实话,听到这话,我是受宠若惊的,因为妄自菲薄惯了,不过也可能只是我个人的感受。 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关于中国,我在做两件事。最近,我在海南开设了分馆,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容我提个问题,为什么不是北京或者上海 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北京,因为北京已经有很不错的本土文化了,我再去插一脚的意义不大;不是上海,因为上海的文化太海派了,我们本来就是西方人,所以兴致也就晏然。至于为什么选择海南,其实是想打造一块与众不同的试验田,尝试更多的中国艺术可能性,而海南宽松的政策比较有利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另一件事,我发现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中国艺术家来我们这作展了,但是太零碎了,所以我想做一个长期的项目,把每年每年中国艺术家的变迁都记录下来,做一个可以持续很多年的系列展。总之你们是一个有着几千年历史的国家,真的不用害怕在文化上不能给这个世界带来新东西。”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全世界第一幅Natura Morta(静物画)

曾借给欧盟议会的小圣洗礼者约翰

  Donatello的圣母玛利亚和小耶稣

此画最初由米开朗基罗启草图,布龙齐诺最终完成

全世界仅存的美第奇家族金餐具

Luigi被收入古根海姆的雕塑

​博物馆小狗  Chef